梦中的女孩 第十二章

    时间:2018-02-09 安少廷第二天再次来到了袁可欣的住处的时候,手里还拿了一把鲜花。
      他现在就像一个初恋的男孩,每时每刻全身都充满了甜蜜的感觉,心里不断呼唤着袁可欣的名字,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袁可欣迷人的裸体或半裸的画面。
      他紧张不安地敲响了袁可欣的房门,胸中就像有个兔子在他的心口扑通扑通地上下蹦跳。
      袁可欣慢慢地开了门,脸色却异常难看,发红的眼睛好像她一整天都没有睡觉——她身上还穿着昨天他们出去时穿的黄色连衣裙。她见到他手里的花,显得非常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安少廷见到她那憔悴的样子,刚才兴奋的心情也一扫而空。他意识到袁可欣心里可能根本无法相信他对她做出的保证,她昨夜肯定是在非常恐惧但又极其企盼的混乱心情中度过的。看来自己是高兴得太早,要让袁可欣受到巨大创伤的心灵完全康复,可能还要努力很长时间。
      袁可欣将他让进房间,关了门,默默地从他手中接过花,看也不看就将花扔到了桌子上。
      安少廷突然意识到袁可欣今天的举止很不寻常——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脱了衣服趴倒在他身前向他说「奴儿欢迎主人光临」的那套见面「仪式」。
      他很快平静下来,心想这也许是个好迹象——她可能也开始相信他的善意了,起码她已不再像以前那样一见到他就会恐惧得发抖。
      安少廷于是满脸笑意地对她问候道:
      「梦奴,昨天你睡得还好吗?」「……」「哈,梦奴,我正要告诉你,你今后见了我可以不必非趴倒到地上不可……喂,梦奴,你今天怎么了?」
      袁可欣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充满恐慌、矛盾和愤怒的眼睛里对着安少廷像是射出了两道利箭,直视着他,非常恨恨地说道:
      「你……你不是我的主人!」
      啊!原来如此。看来袁可欣已经琢磨出她的『主人』的性格发生的巨大变化。
      安少廷对她这样的反应早就有过準备,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不过这正好,这正说明她头脑还很清醒,不是安少廷曾担心的她会不会因为受到长期的肉体和心灵的折磨而遭到精神上的永久的损害。
      安少廷桀然一笑,将脸凑进她,对她笑道:
      「怎么?看着不像吗?你再仔细瞧瞧?」「不!你们长得是像极了。但是,你决不会是我的主人。你是谁?」「哈哈,梦奴,我不是你的主人那我会是谁呢?」「你……我主人决不是你这个样子。」「是吗?我的样子怎么了?」「我主人……他……他……」「他没有我这么好,是吗?」「你……你到底是谁?」
      安少廷看到她那种急切恐慌的样子,心里反而十分轻鬆。他不忍再逗弄他的心上人,稍稍严肃起来,慢慢地说道:
      「梦奴,你耐心听我说。我的确是你的主人,这绝对不会有错。你可能是奇怪我以前对你那么暴虐,现在却对你如此好,是不是?」「……我的主人……他……决不会容许我这么和他说话。」「是的。以前一段时间我非常残暴,让你受了太多的痛苦的折磨。我现在心里想起来也非常不舒服。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以后决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暴虐地对你了,你可以相信我……」「你……噢不!你……你不是认真的。你还会惩罚我的……」「不!你听我说。我不会再暴虐地惩罚你了,你可以完全放心。」「你……你……不可能的。除非,除非你不是我的主人。你不是的……你根本就不是的。」「唉,梦奴,我当然是你的主人。我以前经常在夜里来,穿着睡袍,还拿来各种刑具,对你又打又骂,残酷地虐待你,实在让你受了太多的委屈。」「不!……」「梦奴,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难道你希望我再对你施加那些残暴的惩罚才能信吗?我用插在电盒里的电线电击你的乳房和阴部,还用带链条的夹子将你乳房夹住,用各种东西塞到你的阴道里和肛门里,所有这些都是如此极端的暴虐,现在让我回忆起来都十分心寒。所以我决心不再那样对你了,你相信我吧。」「啊?你……不。不会的……你怎么会是这样……」「梦奴,你不用再怀疑了。我的确是你的主人。不过,我再也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我会好好地待你,就像昨天那样。好不好?」
      安少廷慢慢走近袁可欣,用手扶住她的双臂,将她几乎要站立不住的身子扶稳。他知道她现在还很难从这一开始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恐怕还不敢真的相信她的苦日子已经结束。但一旦她理解并开始信任他,她就会知道他对她的真心和诚意。
      袁可欣两眼茫然地平视着安少廷的肩头,似乎还是不信他说的一切。
      「你真是我的主人?」「当然啦。梦奴。」「那你不再惩罚我了?」「是的。梦奴。我决不会再对你动粗,也决不再用暴力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你说好不好?」
      袁可欣好像突然醒了过来,用一种急切的语气对着安少廷急速地问道:
      「你,你……你不喜欢我,不愿再要我这个奴儿了?」「梦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要你永远做我的奴儿。」「那你还会像以前那样惩罚奴儿吗?你还会的,是吗?」「不。我不是说了嘛,我决不会对你再用任何暴力。」「我以前做的不好,是吗?」「梦奴,你说哪里话嘛。我爱你。我喜欢你。而且你做的一直就非常好,都是我的不好。我以后就不会再对你以暴力相向了。」「……你……」
      安少廷突然感到她的眼睛里儘是愤怒和失望的表情,让他完全无法理解。
      「梦奴,你不相信我吗?你以为我都在骗你?」
      袁可欣突然猛地抛开他的手,对他愤怒地喊道:
      「你走开。你不是我的主人。你不可能是我的主人。」
      袁可欣的激动的样子让安少廷十分痛苦。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竟无法说服她让她相信自己的确是她一直称呼的主人——他开始后悔自己变化得太大太快,也太急于求成了。结果他现在出现在袁可欣面前的性格和他以前的暴虐的脾气反差太大,让她怎么能不产生怀疑?
      安少廷稍稍缓和了一下,更耐心地对袁可欣说道:
      「梦奴,我知道你为何会这么想。这实在是由于我最近性格上变化比较大。我以前对你过于暴力,让你受了许多苦。现在我想改变改变自己,你怎么能不承认我是你的主人呢?难道你非要见到我对你残暴的样子才能相信吗?」「啊……你……你的性格……怎么能……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是我的主人。你不用再骗我了。」「梦奴,我真的没有在骗你。我的确是良心发现,不愿再让你受更多的肉体的折磨。而且,我觉得像我们昨天那样好好地玩比那种暴虐的玩法更有意思得多。你难道喜欢那种凶狠和暴虐吗?」「我主人怎样对我跟你无关。他有权利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可你……」「是吗?那好,梦奴,那么我现在也有权利对你温柔、对你爱。我也有权利选择不再暴虐你,对不对?」
      袁可欣突然显得异常坚定起来,用一种非常仇恨的眼光直视着安少廷,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你把我的主人锁起来,再来这里冒充。你骗不了我。你到底是谁?」
      安少廷想起他在两个星期前那个最后一个梦游的夜晚,他到这里肆虐的时候曾说过「锁住我不让我来」之类的话,竟然让袁可欣当真了。他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荒谬可笑,却又实在是无可奈何。
      「唉,你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这样说吧,就算你相信真有另一个脾气暴虐的主人,如果他再也不能来虐待你,再也不能来把你当成是他的奴隶强暴你、对你随意地打骂暴虐,你说你高兴不高兴呢?」「哼!你原来真是假的!嗷……你……你告诉我,我主人到底怎么样了?你把我的主人到底怎么样了?」
      安少廷被她的话弄得真有些哭笑不得。但他立刻吃惊地注意到,她的话里竟流露出对她「主人」的关切之情——难道她的心灵已经被扭曲成了真以为自己是的奴隶的心理定势?难道她会拒绝他给她的解脱奴隶身份的机会?难道她还依然生活在恶梦中,已经习惯于做那个『主人』的性奴而不愿、不敢、或不能适应没有『主人』的独立生活?
      看来要将她完全催醒过来还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才成。
      他放低了声音,用温柔但却很诚恳的语气对她说道:
      「梦奴,你不用再瞎猜了。你的主人真的就是我,真的没有别人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腰部有个小时候留下的伤疤,很明显的?」
      安少廷一边说着一边解开衣服,将上半身裸露出来,让她看他的伤疤。
      袁可欣用震惊的眼光盯着那块伤疤,她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摸了一下,身子突然像是电了一样,猛地弹向后面,身子紧贴到了墙上,以一种恐怖的表情看着安少廷,嘴里喃喃地说着:
      「这……不可能的……你……你……嗷……嗷……」
      安少廷看着袁可欣两眼的泪水慢慢地流下来,越流越多,泪珠彙集成了水线。她的嘴唇微微颤抖,越抖越烈,最后哭出了声来。她的哭声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嚎大哭。她边哭边痛苦地弯下了腰,越弯越低,最后支撑不住身子,蹲到到了墙角,最后坐到了地上。
      安少廷彻底惊呆了——袁可欣的痛苦是如此的恐怖却又真实,强烈地感洩了站在一边目睹这一切的安少廷。她的每一声痛哭,都像一根拴在他心口的绳子,将他的心一下一下的紧揪,刺痛了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再也没有料到,袁可欣会在知道她的恶梦般的生活已经结束后,还会如此的痛苦和失望。他对她的坦诚,不仅不能给她任何安慰,反而却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让她伤痛欲绝。
      安少廷怎么也不能理解这一切。难道袁可欣的精神在长期的残酷的折磨中真的产生了变态的倒错,竟将痛苦当成了解脱,而将解脱当成了痛苦?
      受虐狂——这个曾经让安少廷十分痛恨的字眼再次浮现在他的脑子里。
      不会的。她也许只是还一时不能接受这突然出现的荒谬的转变,她也许只是无法理解或相信他对她不再暴虐的保证的诚意。毕竟他不能很好地向她解释这一切——他不能告诉她她遭受的那么多磨难只是他的梦游——他不能再给她已经非常混乱的脑子里再增加更多的混乱——他不能再冒险让她精神永久地失常。
      安少廷坐在地上靠着床脚,看着坐靠在墙角失声痛哭的心上人,麻木地思考着该怎样处理这一切。
      很久,他们就这么坐着。房间里的空气都已痛苦地凝固。
      袁可欣的哭声渐渐消沉,变成断断续续的抽嘘。泪水已经打湿那件黄色的连衣裙,映出里面一小半白色的乳罩。
      安少廷最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可怕的僵局,不得不打破了沉默。
      「梦奴,你真的喜欢我虐待你吗?」「……」「难道你……你若真的喜欢,我也可以再……再像以前那样,还……还用鞭子抽你,用电击你,用……其他残酷的手段折磨你,让你……」「啊……你. ……嗷……真的……?」
      看到袁可欣脸上突然显露出的神态,安少廷内心被猛地刺痛——她真的已经被他折磨成了被虐待狂。她竟真的希望他来折磨她、暴虐她。
      「……梦奴,你真的喜欢那样,是吗?」「噢……」
      安少廷胸中的积郁越来越盛,心中的怒火也越来越强。他不知道自己该恨谁——这个可怜但却已经有些变态的受虐狂,还是他自己这个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他猛地跳了起来,对着地上的袁可欣大吼道:
      「你……那好吧。你……你这个……贱奴!」「啊……」「你……你还坐着干什么?还不……爬过来?」「啊……是……是……主人!」
      袁可欣见到突然又暴虐起来的安少廷,本来已经完全失神的眼里再次闪现出充满慾火的生机,立刻手脚并用地爬到安少廷脚下,嘴里再次惶恐地叫出了『主人』。
      安少廷的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怨气猛然爆发,他蹲下身子,一把揪起袁可欣的头髮,将她的脸掀起,恶狠狠地对她吼道:
      「好吧!你这个贱奴,怎么还不脱了衣服,还不把玩具都拿出来?」「啊……是。奴儿该死……请主人惩罚。」
      袁可欣一边答应着,一边快速脱去裙子,又翻身将床底的箱子拖出来,再次伏身在安少廷的脚下。
      看到一箱乱七八糟的刑具,安少廷心里又是一惊。他知道自己实在无法忍受将这些东西用到这么娇嫩的女体身上,即使他知道她宁愿承受这些暴虐的惩罚,他也下不了手。
      他一手提起她的腿,一手提起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提起扔到床上趴着。他咬着牙,从中挑出了里面的那个鞭子,一脚再将箱子踢进床底。
      他将鞭子在空中挥击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鞭响。
      袁可欣的身子在床上猛得一抖,就像在冷风中打了个寒颤,嘴里禁不住发出一声嘤叫,就好似已被打到了身子一样,颤抖的声音中竟搀杂着企盼的浪叫。
      安少廷再也不按奈不着自己心中的失望和怨恨,猛的一鞭打在袁可欣背上乳罩带子上,在她身上划过一道红印。
      袁可欣在咬紧的牙缝中呜呀的痛叫了一声,整个身子为之一颤。
      安少廷一鞭下去,就像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狠抽了一下,彻骨的痛感象根针扎进他的心窝。
      他脑海变得一片空白,机械地挥舞着鞭子,一下一下地猛抽趴在床上的袁可欣——他自己的身体也像是被抽打着一样,整个身子都在痛苦中颤抖,最后再由痛苦变得越来越麻木,脑子也变得越来越混乱。
      啪的一声,袁可欣背上的胸罩带子竟被连续的鞭击打断。
      他看着袁可欣雪白的脊背被自己打得鞭痕纍纍,失神地呆站在床边。他无法想像鞭打自己的心上人的感觉竟会是如此强烈,竟百倍于上一次他鞭打她时感受。
      袁可欣的身子在微微地抖动,嘴里发出的声音不像是痛苦倒像是在快感中的喜乐的呻吟。
      安少廷向她的胯下望去,难以置信地发现她的下体渗出的淫液已经将她的内裤弄湿了一大片。
      他茫然地扔下了鞭子。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吉吉影音av电影_免费成人片在线观看av_2015影音先锋av撸色_秋霞av免费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